<i id='astc6'><div id='astc6'><ins id='astc6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 id='astc6'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astc6'><em id='astc6'></em><td id='astc6'><div id='astc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stc6'><big id='astc6'><big id='astc6'></big><legend id='astc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tr id='astc6'><strong id='astc6'></strong><small id='astc6'></small><button id='astc6'></button><li id='astc6'><noscript id='astc6'><big id='astc6'></big><dt id='astc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stc6'><table id='astc6'><blockquote id='astc6'><tbody id='astc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stc6'></u><kbd id='astc6'><kbd id='astc6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span id='astc6'></span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astc6'><strong id='astc6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dl id='astc6'></dl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astc6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astc6'></ins>

            烘籃裡的媳婦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神马电影第六达达兔_神马电影我不卡4k手机在线观看_神马电影午夜第九理论

            有個小夥子上山打柴,回來的路上看見前面有棵大樹,兩個白胡子老頭兒在樹底下下棋。他走累瞭,也到樹下歇歇。

            兩個老頭兒一邊下棋一邊說話,說的是啥他沒聽懂,有人名,有地名。

            小夥子問:“老人傢,你們說的話俺咋聽不明白呀?”

            一個老頭兒說:“俺配姻緣哩,誰跟誰是夫妻,都是俺配的。”

            小夥子問:“你幫著看看大李莊的李五,他配誰傢的閨女?”

            老頭兒掐指算瞭算,說:“李五的媳婦離這兒八裡地,在西邊王傢屯,她爹叫王準,她才八個月,還在烘籃裡呢。”

            烘籃是山東人冬天烘床用的,底下放個火盆,被子搭在烘籃上,烘熱再睡覺。有小孩的人傢,把烘籃翻過來,裡面鋪上小被就是搖籃。

            小夥子一聽就惱瞭,心裡想:“俺今年十八歲瞭,她才八個月,俺得啥時候才能娶媳婦呀?要是早點兒把她整死,俺就能早點兒娶上媳婦瞭。”

            李五沒回傢,背著砍的柴直接去瞭王傢屯。一打聽,王準傢真有八個月大的閨女,在樹蔭下的烘籃裡呢。

            跟前沒人,李五湊到跟前,那小閨女正睡著,胖乎乎的,很白凈。李五不忍心下手。再想想,要不整死她,他得等上十幾年,就抽出錘子,照著小閨女腦門砸下去。砸完趕緊走,哆哆嗦嗦出瞭屯子。

            李五一錘子下去就後悔瞭,她跟自己無冤無仇,就算一輩子娶不上媳婦,也不該砸死八個月大的小孩子。

            李五回到傢,跟爹娘說瞭經過。

            爹說:“兒呀,你惹下大禍瞭,人命關天,你趕緊走吧!”

            娘把傢裡的錢都拿給他,李五背床被子連夜走瞭。

            他過瞭黃河,心落瞭地,一邊往前走,一邊找活兒幹。在財主鄭傢幹瞭幾天活兒,看老頭兒挺好,李五想留下做長工。

            財主問:“你咋不在傢種地呀?”

            李五說:“俺傢那裡上黃水瞭,地都淹瞭。”

            快過年的時候,財主問:“你不回傢看看爹娘?”

            李五說:“爹娘都不在瞭。”

            財主說:“以後好好幹,俺虧待不瞭你。”

            李五在鄭傢做瞭十幾年長工,鄭傢幫他蓋瞭兩間房子,還給瞭他十幾畝地,就是沒娶上媳婦。

            有一年,上黃水瞭,山東很多地方顆粒不收,外出逃荒的很多,財主傢也經常來要飯的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來要飯的是一傢三口,爹娘年紀不大,領著一個十七八歲的閨女。財主問:“你們要去哪裡?”

            男人說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哪裡有飯吃去哪裡。”

            財主說:“俺傢還有三間空房子,你要是不嫌破,就在俺這兒幹活兒,混口飯吃吧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忙說:“中。”

            一傢三口住下來以後,財主問:“你傢閨女有婆傢瞭吧?”

            男人說:“沒有。”

            財主說:“俺傢有個長工,叫李五,忠厚老實。他現在有兩間房子,十幾畝地,就是歲數大些,三十多歲瞭。你留心看看,要是願意,俺去找媒婆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跟李五一起幹瞭幾天活兒,相中他瞭。財主找媒婆,看八字,幫李五操辦婚事。

            結婚那天,李五才看見新媳婦。新媳婦頭上戴花,劉海兒齊眉,面皮白凈,長得好看,他可高興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李五看見新媳婦腦門上有塊疤,問:“你這裡長過瘡吧?”

            新媳婦說:“俺娘說,俺八個月的時候,叫一個砍柴的砸瞭一錘子,差點兒沒砸死。從小到大,俺都用劉海兒擋著,很難看吧?”

            李五說:“不難看,不難看,擋不擋著都不難看。”心裡想:“咋還是她呀?”

            他沒跟媳婦說過去的事,怕傷瞭媳婦的心。